Tuesday, February 9, 2010

“打”米层

小时候,新年前,妈妈一定“打”米层。

那时候一听到妈妈说要“打”米层,就会感到害怕,因为当时小小年纪的我,觉得“打”米层是项非常辛苦,且劳师动众的大工程。再加上婆婆在旁骂人的声音,更加令人感到烦躁不安。

幸好后来新村里有一些安娣有做米层来卖,所以妈妈就没有每一年过年前都“打”米层了。

今年,七十一岁的妈妈竟然说要“打”米层,而且还是三镬那么多,吓了我们一大跳,赶紧提早过去帮忙。

“打”米层要用到大大的镬。首先,把油烧热,然后把水、糖、麦芽糖和酸柑汁放入镬里,以中火边煮边搅至溶解及浓缩成糖油。

如要测试糖油够不够“火”,就将少许的糖油放入一碗清水里。若糖油变成软糖的样子就是“够火”了。

这时候就可以熄火,然后将拌匀的爆米、花生和白芝麻倒入镬中,迅速搅拌均匀。


小女儿帮忙把白芝麻撒在大大的“米层格”里。


将搅拌均匀后的材料迅速倒入“米层格”里,趁冷却之前尽快将它杆平。


切米层,最考功夫,歪一点都不行。妈妈把切米层的工作“传授”给先生。先生第一次切米层,切到腰酸背痛、汗流浃背。幸好汗水没滴到米层上,不然就“加料”了。


切好后,把米层叠成两层。


小女儿是好帮手。她帮忙把所有的米层都包好了。


4 comments:

yyanbin said...

yeah yeah 回去应该有米层吃吧~辛苦外婆了……

嘻嘻嘻。。。 said...

很漂亮哦~

tanfm said...

好美丽,好传统的米埕。 为什么没有post我的照片的?

greenleaf said...

哈哈... 怕你不好意思=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