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June 28, 2010

谢师宴,折磨宴?

森州政府为了“感谢”教师的贡献,于六月二十六日(星期六)晚上,在芙蓉市议会草场设宴,款待全森一万五千名教师,筵开超过一千五百席,场面之浩大,真是第一次看到。我们抵达会场时,还得花费数十分钟才找到我们的桌号。

之前我还以为这项活动已无限期展延,没想到还是逃不过。

我们第一次看到出席宴会还必须点名签到的。所有的教师都被强制出席,“听说”如果没出席的话,必须向教育局解释。“听说”一定要早到迟回,不可半途离席。

其实很多教师都不愿意出席,尤其是远地的教师。而且晚宴开到午夜,回到家时已是凌晨,对女教师的安全造成很大的威胁。

结果晚宴还没结束,州务大臣还没致词,很多教师都“大胆”地、光明正大地半途离席了。

舟车劳顿、大塞车、找不到泊车位、漫长乏味的仪式、难以吞咽的食物、劳师动众、劳民伤财,难怪“谢师宴”被形容为毫无意义的“折磨宴”了。

2 comments:

佑龙 said...

老师好~

greenleaf said...

哈哈...欢迎欢迎...多多指教=)